夏木卿

吃瓶邪黑花,卫聂,伏颜,佐鸣,冢不二…

(卫聂)旁白

出来冒个泡,自娱自乐一下~

ooc算我的,卫聂依然属于玄机和大家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尚公子微服私访引来了八玲珑。为了商讨退敌大计,秦国君臣和流沙诸位齐聚紫兰轩。

韩非是个得空就作死的性子,看着鬼谷那两个弟子以同样的姿势一人占了一面窗户守着,忍不住调侃了两句:“你们鬼谷传人,为什么都喜欢倚在窗户旁边?”

空气中静了两秒,紫女嫣然一笑。

这时,半空突然飘起一个声音:“九公子一贯是有困难要上,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人,眼看着鬼谷传人一模一样的站位与站姿,怎么也忍不住调侃两句。”顿了顿,那声音继续道:“卫庄听了,虽然表面维持着生人勿近的表情,心里却要把白眼飞出天际。...

(占tag)一个关于小庄和小师哥的梦

昨晚上估计发烧烧傻了,睡到半夜忽然醒了,隐约记得醒之前,梦见了小师哥变成了一个充电桩——
对,就是给充电式汽车充电的那种充电桩。
然后小庄是一辆电动汽车,不开心师哥给别的车充电那种bla bla…
最后就记得充电桩小师哥给他翻了个白眼…

我醒了还跟自己说:“要记住要记住哈!小师哥变成充电桩了……”

然后…就睡的人事不知了………

#睡着了真是脑洞不知道往哪儿开啊#

4 10

(小卫庄X大盖聂)过个六一

久见~各位亲六一儿童节快乐吗?

我很快乐!心想事成!还能得三天假期好好休息休息,开森~~

撸一篇文庆祝,ooc是我的,卫聂属于玄机和大家~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卫庄是被闷醒的。

等他好不容易从空调被里探出头来,只见自家师哥兼爱人侧着身面朝自己睡的正香,一绺黑发垂下来刚好挡住了半边脸庞。那种岁月静好的安心感涌遍全身,卫庄伸手过去想要佛开那缕长发,却在看见将要触及爱人脸庞的手时僵住了——

这手的尺寸——?!

卫庄僵硬地把手举在眼前反复看了又看,索性一蹬被子坐了起来——小手?!小脚?!小短腿?卫庄慌慌张张的拉开了松松垮垮的四角裤——

“——小——zhuang...

21 82

冷…
不过感觉霍巴特机场总算是升了点级…
又有一年多没过来了,心里各种小忐忑~更多的是亲切吧,就是到了这里就一定会有人接一定会有地方住的那种回归的感觉。
看天气预报,这几天天还不错。
希望小旅程也像天气一样一切顺利吧~

5 1

(卫聂)(生贺)秦时幼儿园的日常

#给卫聂产粮大户@渠为首 太太和 @浅紫 太太的迟到了的生贺。新一岁的第一天,开一个最美好的头。祝你们心想事成,学业有成~要继续爱卫聂,多产粮,还要在三次元过好每一天,实现每个愿望~

#一堆团子~ooc是我的,卫聂属于玄机和大家~

#生贺写完,我真该神隐一段时间了=-= 但我每天都会回来刷文看~真心感谢并爱着每一个热爱卫聂的小伙伴们,因为有你们,最近真的很开心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蓉蓉,蓉蓉,卫小庄和嬴小政又又又又又打起来啦!!!”

听得那清脆的童音由远飞速及近,端木蓉生无可恋地放开鼠标,拿笔在电脑旁的台历上再打个红叉。放眼...

(卫聂) 潜规则?!


#520贺,ooc算我的,卫聂永远属于玄机和大家!


#其实还有几个脑洞,但最近有点写不动了,会休息一阵(主要是把最近偷懒掉的项目跟一跟进度QAQ)。


#期待各位大神的投喂~~加油产粮呀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所以,你想泡我?”


这笃定的口吻,让气宇轩昂、霸气外露的银发黑衣男人一口香槟喷在了前座的豪华椅背上。被拉过来当司机的苍狼生无可恋地努力降低存在感,直接把自己当成自动驾驶仪。


长期埋头实验室的纯科研工作者盖聂毫无肇事的自觉,苦口婆心道:“小庄,少喝些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


卫庄咳得惊天动地...

(卫聂)我们不知道的时候 章四

时隔十年未见,大秦首席剑客“剑圣”盖聂居然被卫庄兄揍趴下了?

啧啧,卫庄兄这性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难伺候啊。

未来的谋圣摸了摸下巴,当年韩兄没完成的事,他得替他完成。既然盖聂这把剑已经不属于帝国,那么,鬼谷双剑联手一事,就由他张子房来促成吧。


要说这一路走来,谁看得最清楚,子房算是其中一个。别看当年年纪小,架不住他是真聪明。

在亲见盖聂之前,韩兄已经念了好多遍。说卫庄兄的师兄和自己想的不一样,怪不得卫庄兄视他为独一份的与众不同。后来着重强调了“人不可貌相”,鬼谷纵横这一对啊,能不惹还是不惹的好。又说他们看似相互独立,却又同心同德,相互配合的时候,还真没别人什么事。

末了...

6 57

(卫聂)我们不知道的时候 章三

今日,师哥又问起了师父。

卫庄不想多谈。

即使鬼谷纵横的二位联了手,即使两人之间默契仍在,却始终还是有些东西纱一样别别扭扭隔着。

两个人都不是活泼泼的性格,也不似年轻时那样一言不合就开打,打完一笑泯恩仇。

但卫庄知道,师哥在自己面前已经愿意敞开心扉,偶尔聊聊过去,试图弥补十年的鸿沟。

可卫庄并不是特别想谈。

无论师哥对自己而言是多么特殊多么重要的存在,卫庄依然不想多谈。

——心里不是没有怨气。

在最艰难的时候,师哥走了,师父走了。挚友死了,流沙差点散了,自己入了最黑暗的地狱。

这一切,都是卫庄心头最不可碰触的逆鳞。

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在师哥面前卖惨示弱。更不想让师哥心存愧疚——虽然相互开怼的时候,卫庄从来都是毫不...

11 67

(卫聂) 我们不知道的时候 章二

这个算是 @安摇光 小可爱点的小庄吃瘪文相关……

我估计成文和小可爱想的差了许多。虽然知道师哥也曾是聂怼怼,但小庄也不是那种干吃瘪的性格,所以想象力受限2333……九公子倒是让他吃过瘪,但估计是小庄不想和他硬刚吧……

ooc算我的,卫聂属于玄机和挚爱卫聂的小可爱们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班大师为首的一众墨家人都觉得“剑圣”盖先生脾气好,简直全知全能,有求必应。

流沙主人闻之翻了个白眼,你们对盖先生的脾气一无所知。

墨家与流沙合作的头天夜里,据墨家夜间巡视的弟子称:“半夜时分,流沙头子气呼呼的从房里出来劈了两块山石又...

13 77

猫狗大战(奶狗庄X奶猫聂)上


“汪汪汪!(师哥,下来!)”

”喵~(不下!)”

深秋,鬼谷小院门前的老银杏树落了一地金黄,树下,纯白毛色的小奶狗后腿竖起摇着尾巴,前爪搭在树干上蹭蹭挠了挠树皮,水灵灵的灰蓝色眼睛盯着树上汪汪直叫。

离地面最低的一根树枝上,一只纯黑色小猫掩映在树叶之间,茶色的眸子一瞬不瞬望着下面挠树的小白狗,接着张开小嘴打了个哈切,粉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巴,小脑袋趴在爪子上不动了。

小白狗歇了歇,继续竖起爪子挠树:“汪汪汪汪!(你下来吧,我控制自己!)”

小黑猫睁了睁大眼睛,懒懒喵了一声(我不信!)。

小白狗急道:“汪汪汪汪汪!(狗追猫是本能!)”

小黑猫斜他一眼:“喵喵~(你是人!)”

”汪汪——汪——(所以我会控制自己!)”...

13 59
 
1 / 6

© 夏木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